以色列大选结果评估:安全担忧下右翼力量主导新议会格局

凯时娱乐网址 2019-04-12 14:28 阅读:99

以色列大选结果评估:安全担忧下右翼力量主导新议会格局

  4月10日,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利库德集团的支持者在集会活动上庆祝。 新华社 图以色列大选落下帷幕,根据最新的计票结果显示,利库德集团获得36个议席,成为以色列新一届议会第一大党;此次大选中获得3.25%选票从而达到进入议会门槛的政党多达11个,与2015年以色列议会的10个政党数量基本持平。根据这次大选结果,以色列议会也呈现出较2015年议会不同的特点,进而影响到未来以色列内政外交政策的倾向。

  两大“巨无霸”影响以色列新议会格局

  首先,2019年选举后的议会中,右翼利库德集团和“蓝白联盟”各获得36和35个议席,在总共120个席位的议会中成为了议会政党中的两个“巨无霸”,排名第三位到第十一位的政党,获得的议席从8个到4个不等,议席数量较利库德集团和“蓝白联盟”差距过大,因此无论是利库德集团或是“蓝白联盟”拉拢其他党派组阁,或者是两者合作组建内阁,其在议会和未来内阁中的影响力都十分强大。

  其次,根据此次选举进入议会的政党,大多数都是秉持右翼政治主张的政党,只有左翼的“力量党”、工党和以色列巴勒斯坦裔为主的“联合名单——民主联盟”和“联合名单——革新党”得以进入议会,其数量较2015年议会中的左翼和中间政党大幅缩减,其议席数量也仅仅为14个;而在2015年议会中,“联合名单”、力量党、“犹太复国主义联盟”、“未来党”和“我们大家党”等左翼和中间政党,共获得63个议席。这也意味着,此届议会左翼和中间政党的数量和影响力较2015年大幅下降。

  第三,以民生和社会改革议题为主导的政党,如左翼力量党、“联合名单”的两个分支、“我们大家党”,在此次选举中的得票数远逊于2015年选举,而高呼“安全”和“强硬”的右翼政党则在此次大选中大获全胜,显示出以色列民众对于周边安全态势的担忧远胜于国内社会和经济改革的诉求。

  “国王”与其他各派政治力量的分合变化

  从政党博弈层面来说,此次大选进一步印证了以色列社会和政界的几个特点。

  首先是从利库德集团独立出去的政治人物,基本上都未能获得巨大影响力。利库德集团在内塔尼亚胡的带领下,近些年逐渐坐稳了以色列政坛的“头把交椅”,内塔尼亚胡也因为长期执政而被一些以色列媒体戏称为“国王”;而过去多年来从利库德集团“独立”出去的政治人物,此次选举基本上都少有斩获。比如曾是利库德集团重要成员阿维格多⋅利伯曼创建的“我们的家园以色列”此次选举只获得了5个议席。利伯曼在2018年通过国防部长职务进行了“镀金”并希望藉此进一步增强自己在以色列国民心中的“安全形象”,但是仍然未能大幅增加自己在议会中的席位;此次选举中,从利库德集团出走的摩西⋅费格林带领的右翼“身份”党,甚至都未能获得3.25%的选票,未能进入议会;“蓝白联盟”中的重要成员、以色列前国防部长摩西⋅亚阿隆从利库德集团出走之后,曾经力图单独组建政党挑战利库德,但是迫于民调差距,不得不与前总参谋长班尼⋅冈茨、加比⋅阿什克纳齐和雅伊尔⋅拉皮德领导的“未来党”共同组建“蓝白联盟”,才得以抗衡利库德集团。总的来说,离开利库德集团的政治人物,基本上都难以单独组建能够抗衡利库德集团的政治力量。

  其次,此次选举显示,犹太极端正统派政治力量仍然强大,在议会中仍然将施加一定的影响力。在此次选举之前,极右翼政党“犹太家园党”的主要干将、前教育部长纳夫塔利⋅本内特和司法部长艾叶蕾特⋅沙凯德高调宣布组建新的“新右翼”,力图摆脱犹太极端正统派宗教势力的干预,并且力图在右翼选民中扩展支持。传统上,“犹太家园党”的主要支持者来自于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的犹太定居点,而很多犹太定居点往往与犹太宗教团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当本内特和沙凯德宣布组建“新右翼”时候,其本意是希望能够摆脱宗教团体的束缚,然而却丧失了来自于宗教团体的支持,此次大选未能获得3.25%的选票“门槛”,未能进入议会。而传统上的犹太宗教政党,往往是基于各自所在的社区、宗教团体和社会网络寻求选民的支持,如极右翼的沙斯党(塞法尔迪犹太人妥拉守卫者)和联合妥拉犹太主义党,在近几届大选中获得的席位基本上保持稳定,显示出拥有较为稳定的选民支持团体。

版权声明
本文由凯时娱乐网址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以色列大选结果评估:安全担忧下右翼力量主导新议会格局http://www.eastscrew.com/news/186387.html